母子性交合法种族 【作者:不祥】 - 人妻乱伦 - 色人党之性吧 永远的免费论坛 - Powered by Se Rendang!

快速获得贡献度:   
请点击复制上面网址,将它发给好友,贴吧,聊天室,论坛,博客等.获得点击后,您的贡献度会自动增加.请不要贴在本坛,否则立刻禁言.
返回列表 查看41168 | 回复1 发帖

母子性交合法种族 【作者:不祥】  [复制连接]


无论时光流转了多少个世纪,我们都可从各国历史、神话、传说中找到难以细数的母子、兄妹、姐弟结为夫妻生儿育女的故事。如我们的始祖伏羲、女娲兄妹结婚传人烟的故事。

  传说最初浑沌初开的时候,大地上渺无人迹,只有伏羲和女娲兄妹两人,两人为了繁衍人烟,于是只好顾不得羞耻,也顾不得伦常,费了好多周折,请示天意认可,兄妹结为夫妻,其后儿孙世代繁衍,才有了这世上绵绵人烟;古希腊宙斯杀父娶母、古埃及皇后嫁给儿子以继续拥有统治权、正史记载中国南北朝皇帝刘骏同他母亲路惠男私通、四大美女之一王昭君在大单于死后嫁给了新单于,既自己的亲生儿子……这难道不是乱伦吗?当然其中许多只是传说,但为什么我们还认可这些故事呢?每个男性自生下来多多少少都有某种程度的恋母青结,它起源于你在母亲子宫中从无到有一点点生长,一天天把母亲的肚皮撑大的时光。

  整整九个月你和她血肉紧紧相连,尽情地吸收她身体的精华,那时你每一秒都完全占据母亲的身心,使她对你时时倾注无比强烈的爱意和呵护!然后,你每一寸肌肤,不管是刚冒出稚嫩的头发到还十分柔软的脚趾甲,包括未坚挺过的阴茎、未饱满的睾丸,从母亲最女人的部位由内到外穿出来。

  盼望许久的时刻终于来临,怀着温存的幸福的母亲痛并快乐着迎接自己创造的生命——儿子的到来。

  母亲下体急剧收缩,你在她一片如同带着无限喜悦的高潮叫喊中呼吸到人间第一口空气!短短的十几厘米通道你和母亲小心翼翼地一起刻骨铭心经历和体会了好几个钟头,你的口鼻耳灌满母亲晶莹的汁水,你的嘴亲贴着他人无法触及的母亲的膣腔,也许顽皮的小手还乘机狠抓了一把她的内壁,使她不顾众人围观发出一声「啊」的惊喜。

  最后母亲的身体心甘情愿地被你撕裂,你深深感受到母亲作为一个女人所爆发的真正伟大的爱而感动得哇哇大哭,母亲立即把你搂在怀里用美味甘甜的乳汁和散发不尽柔情的甜蜜体温安抚你,你滋滋有声握抓乳房痛快地品尝起来……如此,你和母亲的身体虽分开,心却永远不变地相连。
  相依相偎、同甘共苦、恩恩爱爱,这些母亲和儿子的感情岂是任何人可比的?即使母亲爱的男人父亲,也仅是个从母亲身体外进入身体内的暂时侵略者,你早跟母亲由内到外结为一体了。

  父亲以几分钟的热度用下面小小的东西感受母亲女人神秘之处的收缩,远远不能比上你出生的时候跟母亲全身心的结合。

  你从子宫颈到阴道口细心感受母亲每一次悸动和细微颤抖,这种深刻的记忆一次就足够一生一世了,何必像男女欢爱之后信誓旦旦地承诺天涯海角,海枯石烂之类浮于浅表的甜言蜜语呢!因此,父亲在母子面前只能是个烘托或陪衬,是拿他们的男女爱情营造一个适合母子生活其中的世俗眼中完整的家,从而掩饰母子间深沉的爱恋。

  这就是母子恋的根源,从你诞生在母亲身体直至撕裂母亲的身体开始就不可返回地决定了每一对母亲和儿子必然的天赐良缘!你和母亲本是不可分割的,但既然上天把你们分离,重新结合为一体的欲望将深深永恆地埋伏在潜意识里……于是,只要时机适合,回归母体和容纳儿子的入骨愿望就会重新燃烧,由此,世俗之外总有好些母子在黑夜里、角落处、暗地中,瞒着父亲,偷偷地或关起门隔离外面纷扰的世界,口唇相接、胸乳相贴。

  儿子一下一下用力把自己塞回母体,母亲一声一声动情呻吟着包容吸纳儿子的一切,他们不为人知也不想人知地渴求彼此的身体,爱抚彼此的心灵……所以,世界各国流传下无数母子间动人的爱恋故事。

  它留存在神话、传说、历史中,满足了世人埋藏起来的母子间深层渴望!下面的故事,是一个民间考古学者告诉我的。

  他在上世纪60年代文革如火如荼进行时被扣上牛鬼蛇神的帽子,常受红卫兵的抄家搜查和游街批斗,后来下放到一个不知名的穷乡僻壤中劳改,他几经周折终于在文革后得以平反。
[色人党之性吧:bbs.dkchen.com]

  我是一个市里一家心理学研究机构的研究员,在基本不太出名的学术杂志发表过几篇文章,其中一篇是探讨「母子恋现象」的,就有谈到上面「母子情结起源于母体子宫」的观点(所以我也称母子情结为阴道情结),他无意中看到便按照上面的位址给我寄了封短信。

  信我两个多月后才收到,信的内容只有几行字,为:XX同志,近日无意中看了一篇你讨论母子乱伦的文章,感触颇深。

  我在这方面也有些许登不了大雅之堂的考究,如果你方便或有兴趣的话,可择时间和我联系。

  信结尾写着「恭候」两字、写信日期和联系方式。

  起初我没怎么在意把信随意丢在柜橱忘记它的存在忙自己的事情去了。

  后来一年一度定额规定上交的论文我尚有几篇未完成,领导给了很大的压力。我想起了那封信,抱着侥倖的心理一试去登门拜访了这为胡子白花的老先生。

  原先我以为他说的话能对我写论文有启发便成,而听完他说的故事我受到极大震撼,久久不能平静。

  虽几经思虑,没把它写成论文上交单位,但在此百无禁忌的网路隐姓埋名的放松中,我鼓足勇气把它写出来,以告诉世人:曾经有一个母子恩爱的天堂遗失在岁月的洪流……(为了保护当事人隐私,在文章中姑且称他为「刘老」吧。)

  见到刘老,跟我想像的差别很大,我以为90多岁的他应该坐着轮椅,手脚不灵便。

  意外的是,他仍然脸色红润、步伐稳健,说话时声如洪钟——大概跟他们那代人年轻时经历艰苦磨练,身子骨硬朗的缘故。

  他家坐落在一个胡同四合院,佈置简单朴素,四面墙挂着各种山水字画,他儿子帮他请了个四十几岁的保姆照料日常起居。

  我进门坐下不久,他打发走保姆,直接切入正题和我说起当年他文革时期发现的一项从未公佈的考古发现。

  他说当年自己被派去开垦和看护一座偏远的山林,据说这片山林是山村里所有人祖先的最后居住地。

  这山村山清水秀,景观浑然天成,特别是这里的女人个个生得水汪汪的,即使常年劳动皮肤却依然光滑柔嫩,太阳晒过的脸肉红红的,忙里忙外都是里手,走在村道会看见许多丰乳肥臀的妇人跳水、做饭,甚至直接在门前露出雪白丰满的乳房奶孩子,男人们反倒除了打渔打猎显得无所事事。

  在这里,淳朴的孩子四处上串下跳,贤慧的妇女相夫教子,炊烟缓慢飘绕蓝天,一片世外桃源的景象,如果不去想外面残酷的政治运动的话。

  「故事就从我守护的这座连绵山林开始。」他押了口清茶,顿了顿钓我胃口似地说:「要从我在山林杂草底下发现一堆失传的象形文石碑开始,它记载了一个关于一个族母子结成夫妻的故事。可在说这个故事之前,你得先了解我的过去,才能理解为什么我对这个故事那么着迷!」

  然后他簌簌叨叨有时像自说自话,有时像征得我的认同一样说起他小时侯的故事……

 

您是第41169位浏览


楼主太厉害了!这么厉害的帖子!
返回列表
无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我與老媽之間的秘密